燃点

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。

【楼诚】(新)雪山下 序

原文多次被指为抄袭,我也没搞清楚AU究竟是什么意思,虽然现在我还是有困惑,但是不想再纠缠,自挂调色盘请大家核实辨别。之前给大家带来任何麻烦,我深表歉意。

重新写文,剧情和主要情节都会重新梳理。阿诚以“复仇者”的身份进入明府不会变,丽江木府AU不会变,由于历史上木府屡次因金矿发生战争,所以金矿也会保留,CP不变,除了荣霖、南璞之外,再加上蔺靖,HE不变。

请大家多给点评论。请大家多给点评论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雪漫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队卫士护送着一辆马车进入寂静的丽江城,马车中的少年人掀起车帘,头探出窗外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雄叔,咱们终于进丽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老爷和夫人想必一直在等少爷。”车外,高大魁梧的护卫统领骑在马上,微微弯腰应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年没回来,不知道阿爹阿娘可好,阿姐和小弟可好?真想他们呀……”少年感慨片刻,命人停车,而后从马车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雄叔,陪我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少爷,现在天就要黑了,城里怕不安全,而且雪又这么大,您还是回到车里吧,万一染上风寒,老爷夫人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现在行人少,我才要看看咱们的丽江,何况我也不能一直怕雪啊。”少年的固执令阿雄无奈,只得跟在他身后,又命其余护卫严密保护,少年披着斗篷一路向前,直到眼前出现一座石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石桥还是这个样子,记得小时候,阿爹会背着我过桥,到隔壁的酒坊偷偷买酒喝,还给我讲大石桥上发生过的故事。”少年面带笑容地回忆,身后的阿雄却为少年过早失去了孩童心性而暗暗叹气,就是这片刻停驻,一个小小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身影蜷缩着,倒在大石桥旁,少年吃了一惊,连忙奔过去,只见那躺倒的人身形瘦小,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单衣,全身无意识地发抖,冒着寒气,少年抱起他,轻轻摇晃着,叫着“醒一醒”,那小身影的手便动了动,搭上了少年的指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雄,这孩子昏过去了,快带他回明府,再派个人请郎中来。”少年一边吩咐,一边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,裹住男孩。阿雄将孩子抱上马车,向着明府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黑衣人躲在不远处,望着马车走远,冷笑一声,转身遁入茫茫的黑夜之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山区中的金矿附近出现了一对汉人装束的母子,被两个身着铠甲的人护送着带给了金矿管事明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妇人许王氏,大家都叫我‘阿秋’,这是我儿一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一霖被母亲搂在胸前,怯生生地低着头,不敢看明兴审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过了八岁生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胳膊小腿儿的,能干活吗?”明兴紧盯着面前的小孩子,说是八岁,看起来却只有五六岁的样子,小脸倒是白白净净,却没什么血色,一副孱弱不足的样子,不要说干体力活,恐怕正常活到成年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王氏紧张地抱紧儿子,额头渗出了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管事,这是土司大人的意思,要你收留他们。”护卫见明兴态度不端,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啊,既是大人的意思,明兴自当遵命。”明兴冲两个护卫微微鞠躬,对许王氏的态度明显客气了些,“阿秋嫂是妇道人家,就在金矿给咱们干活的兄弟做吃食吧,至于这孩子……就先跟着你,等他成年了,再给他安排能干的活,他的一日三餐就从你这当娘的工钱里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明兴大人,多谢明兴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兴挥挥手,让人带许王氏母子下去,心里却止不住地疑惑,一对身份不明的母子,却有福份被土司关照,来历定是不简单。然而他只是个金矿小管事,有幸姓明,也是土司大人看在他伺候多年劳苦功高的份上,对于不该问的问题,他是不能问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通往金矿的山路附近有一座寨子,寨子的头领叫荣虎,膝下只有一个儿子荣石,这个大雪天,荣虎派荣石下山历练,怎料路上一个有钱的过客都没有,只见到两个护卫打扮的人带着许王氏和许一霖。荣石毕竟年少,敌不过训练有素的明府护卫,被打得鼻青脸肿侥幸逃脱,回到寨子后却又被老爹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教你的话,你全忘了?”荣虎的鞭子毫不留情地落在荣石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忘!”荣石吼道,“劫财不劫色,劫富不劫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敢拦妇人和孩子的道儿?”又一鞭子抽了下去,少年的背上立刻多了一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伤他们!那两个护卫有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个护卫是保护他们的,你劫了他们,谁来保护女人和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个臭小子!”荣虎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荣虎收了鞭子,荣石却依旧郁闷地跪在地上不动弹,他在想那个被他拦住的小孩子,那样漂亮干净得小人儿,却只看到他狼狈挨打和逃跑的样子,更丢人的是他在与护卫扭打的时候想问他的名字,却莫名其妙结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,阿爹明明只有跟阿娘说话的时候才结巴的。奇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年,明楼十四岁,阿诚八岁;荣石十五岁,许一霖八岁。

评论(12)
热度(46)

© 燃点 | Powered by LOFTER